低速电动车“一刀切”战术引争议 禁令下千亿级市场待转正

兴旺娱乐

2018-11-06 22:17:23

  近年来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地区急速扩张俨然成为不折不扣的市场刚需。   如此背景下一众低速电动车企业非但异国等来期待已久的新国标扑面而来的却是地方政府如雪片般一道道的封杀令这让低速电动车企业感到措手不及以至于经营难以为继或转型或破产。

     苦盼国标   低速电车惨遭一刀切   2016年10月份国家标准委正式立项并下达《四轮低速电动车技术条件》推荐性国家标准的拟订计划在给出两年施行周期的同时四部委也提出了升级一批、规范一批、淘汰一批的指导思路。

     在战术空窗期内低速电动车产品既异国被列入法定交通工具也不在工信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之内。而随着两年之期日近企业等来的不是期待已久的新国标反而是如雪片般一道道的封杀令。这已并非此前四部委提出的淘汰一批而是全部淘汰这让低速电动车企业感到措手不及。   继7月份北京市工商局启动违规销售电动车专项治理行动后河南、河北、山东等多地相继跟进开启开展针对全封闭机动三(四)轮车工作。

   在此次整理中不在工业和信息化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的电动摩托车、电动三轮、四轮车、老年代步车等违法车辆均在禁行、禁售范围内。   战术风向猛然转折令去年山东地区低速电动车市场下滑要紧战术因素隐晦加速了行业的洗牌过程。据记者了解原因战术打压和查处低速电动车上路的地区增加山东东部地区2017年部分地区几无销量西部地区因查处加剧同样打击了消费者、经销商及低速电动车制造商的信心相当一部分企业选择了转型另有企业则导致斩钉截铁破产。

     据了解我国低速电动车市场从2012年至2017年已经连续五年保持着高速增长态势。然而一方面是低速车产业的蓬勃发展和强烈的市场需求另一方面却是地方政府对于低速车的封杀禁令。我们不排斥通过拟订标准对行业进行管理。有低速电动车生产企业负责人表示事实上目前通过市场机制已经有相当一批低速电动车企业被淘汰行业集中度正在提高。   上述负责人表示禁售禁行战术带来的影响很大感觉是彻底否定了整个行业而不是此前提出的规范、引导行业发展。

  在他看来低速电动车作为三四五线城市市场化所诞生的产物发展的权利不应该被剥夺。一刀切并不能真实解决问题。

     对此雷丁汽车总经理舒欣表示经过五年的发展和迭代升级现在的产品早已远胜当年。此外按照每年销售50万辆四轮低速电动车计算就能带动上下游就业10万人以上。以雷丁汽车为例2017年销量约为22万辆内部员工有三千余人而带动的上下游产业链人数则数以万计。   转正不易   对标乘用车标准成本陡升   显然围绕着国标与地方禁令产生的正负效应已引发一系列行业地震。

  此前悬而未决的疑问再度被翻出---低速电动车到底应不应该发展?低速电动车身份应如何认定?怎样规范和引导行业的健康发展?   对此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明确表示:我主张持一种开放支持的态度低速电动车性能知足当地居民的出行需要又和当地的经济水平相匹配是一种完全市场化的产品。   陈清泰举了一个三轮农用车的事例类比如今的低速电动车。

  据他介绍在中国农村地区最早出行机动化是手扶拖拉机加一个拖斗这种车有的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当时汽车行业就主张将这种三轮农用车斩尽杀绝但是老百姓不制订原因农村劳动中70%的运输要依靠它。   现在已经看不到这种车了原因随着人民消费水平的提高这种车已经过时了。但是如果异国当时的过度那时的农业劳动生产力就上不去。陈清泰表示。   同理低速电动车普遍售价在2万元-3万元之间且用车成本极低填补了许多三四线、乡镇人群的出行空白。

  有低速电动车企业人士告诉记者。甚至在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普遍受补贴退坡影响时仍迎来了爆发式增长。   然而尽管近年来低速电动车已向标准化、规范化大幅迈进。但在有关部门眼里成效似乎还远远不及要求。记者重视到在最新拟订的低速电动车新标中新增了使用锂电池、整车质量低于800公斤以及对添补碰撞试验等标准。这对于低速电动车来说显然过于苛刻如果硬拿乘用车标准拟订技术标准来框定低速电动车无异于加剧企业生存困境加速行业消亡。

  有行业内人士对此评价道。   事实上仅动力电池选用锂电池一项就将带来低速电动车售价的翻倍上涨。低速电动车严重用来短途出行两三万元我尚可接受。如果涨到五六万元还不如买个小汽车了。有低速电动车消费者对记者表示。   谈到低速电动车未来的发展路径山东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魏学勤表示售价低廉的低速电车更能契合农村及三四线城市的出行需求农村出行或成为最大的市场。

     此外魏学勤认为原因占用道路资源少、成本低随着智能驾驶技术的升级未来两三年低速电动车或将顺利进入分时租赁与共享出行一起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延伸阅读 7k

相关新闻